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 第267章 霽月說他不忍心(1)

    霽月震驚不已。書神屋 www.shushenwu.com

    朝歌的一舉一動都不算生澀,可以說是比較成熟老練的了。

    他並未曾與她這般親近過,她如何曉得這麼個撩法?

    震驚過後,霽月就把朝歌給推開了。

    質問:「你在哪學的?誰教你的?」

    小姑娘家不學好,居然會這些個東西。

    是背着他看許多不該看的書了?

    熱情被打斷,他一臉嚴肅,問得過於突然,朝歌本能反應:「夢,夢裏。」

    她有點慌了。

    霽月怎麼看着一點不喜歡的樣子,還在責怪她?

    又是夢裏?

    「夢裏和誰?」他胸口壓着一團怒意,小姑娘家居然連這樣的夢都做。

    他都沒做過的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除了他,還會有誰。

    「你這麼生氣,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她答非所問,身子一扭,離開他,坐一邊去了。

    他剛才抱了人家姑娘,她還氣呢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霽月默了一會,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朝歌的夢他是知道一些的,一個很長的夢,一個夢裏的事情會發生在生活中,夢裏也曾有他。

    冷靜下來,他便戲謔,道:「朝歌,你該不是在夢裏與哥哥這般親熱過的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被他猜中了,朝歌便臉紅了。

    但不是她,明明是他,每次都是他主動的。

    霽月人已朝她移坐過來,問她:「在夢裏,我們有沒有洞房花燭?你有沒有為我生很多的孩子?」

    說什麼呢,還真會做夢呢,連生孩子都想出來了。

    朝歌提醒他:「……夢裏你把我嫁給錦言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霽月如被當頭一棒,這事他知道一些,本來早就過去了,不想了,現在又被她這般說,心裏一點不好受,依舊好像真實發生過的一般,讓他心口生疼。

    他勉強壓下那股痛意,問:「嫁給錦言後呢,有和他洞房花燭嗎?」

    她搖頭:「他沒有碰過我,我因思念你成疾,便死了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霽月無聲,把小姑娘又緊緊抱在懷中,親吻她額頭。

    因思念成疾。

    雖是一個夢,他卻知道有些夢,也是充滿了玄機的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,他該請教一下子越,看他怎麼說。

    看小嬌娘又有些難過了,他便又輕輕颳了一下她秀氣的鼻子說:「我明白了,在你的夢裏,我常與你親熱,剛剛這些都是跟我學的?」

    雖是如此,她偏不說。

    推開他,扭過身去,她不想理他了。

    霽月便又撲過來把她環抱在懷中,狠狠的吻下去,並留下一道屬於自己的紅印,惹得她震驚的捂住自己的白皙的頸項道:「你別這樣,會留下印子的。」

    他問:「是不是在你的夢裏,我也常這般留下這些印痕?」

    討厭死了。

    朝歌再推他,沒推開,又被他一路狠親。

    他不知從哪裏得出來的結論,小姑娘夢裏一定是喜歡這般的,那他便不能輸給她夢裏的自己。

    朝歌渾身打顫,不該提夢的,這個人,從來都是會蹬

我又轟動娛樂圈  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節↓ 下一頁 (快捷鍵→)
 
版權聲明: 看書否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第267章 霽月說他不忍心(1)所有小說、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,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立即和我們聯繫,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,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。
最新小說地圖

0.0604s 3.0576MB